雅文小說 > 仙俠武俠 > 仙界贏家 > 第3044章 老夫等你
    注視著兩人離去,吳用又愣了下。

    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了。

    他回過身,似有所思,“鄧長老,那個老者有些古怪啊。”

    “長老慎言。”

    鄧百閑眉頭微皺,頓了頓又道,“只要不是獬豸族,就和我們沒關系。”

    吳用點點頭,“也是,但如果這里真有獬豸族怎么辦?”

    鄧百閑滯住了,幾息才道,“那也不是我們能管的,如果這仙城真的和獬豸國有關,那仙界,巫界還有魔界,都會關注到這里,我們做我們的事,聽宗門吩咐便是。”

    “還是盡早離開為好,懸著心啊。”

    吳用低下頭,看著杯中的茶水,總覺得那浮起的茶葉像是一只只扭曲的小蛇,隨時都能活過來。

    煎熬了好久,司馬義終于來了。

    看見司馬義身后無人,幾人都是心中一喜。

    司馬義微微搖頭,緩聲道,“城主正在忙,恐怕沒空見幾位了,實在抱歉。”

    鄧百閑松了一大口氣,舉手道,“無妨,哪里的仙城城主都是最忙的,日理萬機啊,我們本來也沒想打擾的,其實轉了一圈,我們休息得差不多了,也快離開了。”

    吳用微笑道,“仙城里風景宜人,仙氣也好,靈茶更不用說了,這幾個時辰就比得上休整幾天。”

    “幾位打算告辭?”

    司馬義不覺皺眉,“你們才只看了一個區的一小部分,其他地方不打算看了?不喜歡這里?”

    “怎么可能?!”

    鄧百閑義正嚴詞的道,“這是我來過的最好的仙城!但我們實在有事,耽擱不得。”

    吳用頗顯遺憾的道,“沒辦法啊,我們趕著去做任務,等回來了一定好好看一遍。”

    司馬義只是搖頭,“還說我們的商鋪終于能有生意上門呢,三年還沒開張,幾位都是掌管宗門長老,卻不能留下幾位的仙玉,實在是可惜啊。”

    鄧百閑臉色微變,隨即道,“仙城缺仙玉么,我這里帶了些,就當支援城主了。”

    司馬義不覺笑起來,“當我們是強盜么?要留,也是正常交易啊,老夫只是覺得可惜,其實仙城里有很多好東西,各種珍奇仙物,足可和仙界大仙城相比,仙器還有丹藥亦是,另外還可以專門訂制仙器,我們這里有極好的煉器大師和丹師,保證能滿足要求,哪怕是蘊含因果命運能力等最高法則的仙器,也能做出來。”

    他說得滔滔不絕,鄧百閑和吳用卻一點也聽不進去,只想快走。

    查華起了心思卻也開不了口,只云柳淡定的道,“我們回去仙界的時候,一定會幫前輩宣揚。”

    司馬義撫掌笑道,“呵呵,還是云賢侄懂事。”

    說著,從袖中掏出一只玉環丟了過去,“這個就當作給你的禮物罷,不是什么好東西,隨便玩玩。”

    “多謝前輩厚賜。”

    云柳雙手接過,連忙行了一禮。

    司馬義揮袖一甩,正聲道,“既然幾位急著走,那老夫就送你們出去罷。”

    吳用連忙道,“不用麻煩前輩,我們沿原路返回就是。”

    “怕是沒那么容易呢。”

    司馬義嘿嘿一笑,大步走了出去,幾人猶豫了一下,只能跟在后面。

    終于要離開了,不用再震驚,再害怕,心情好了些,腳步也輕松了。

    一路上卻是順利,眼見著大門就在眼前,司馬義卻頓住了,搖頭笑笑,“這家伙果然在這里。”

    幾人凝目看去,城外不遠處,一個孤高的人影在漫無目標的走動著,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雖然沒打開神識去探測,但隔著很遠也能感覺到那人影的威壓,讓人心神一蕩。

    其他人都是看一眼就收回,唯恐多看,而查華卻是好奇的多看了兩眼。

    那人影側過身來,回看了他一眼,查華心神猛然一震。

    那是怎樣的一雙眼啊,沒有眼球,深邃的眼眶像是無底的黑洞,冰冷的沒有一絲生氣,看著這雙眼睛,懔然而真實的殺意,瞬間就籠罩過來,將自我意識壓得無路可退,有種立刻就要死掉的感覺。

    查華顫抖起來,幾乎歪倒在地。

    司馬義不屑的看了他一眼,淡淡的道,“這是城主的護衛之一,喜歡在城外游蕩,卻不進城,你別惹惱了他,他要發起怒來,沒人能夠阻止,老夫也不行。”

    云柳猶豫了一下,“這位護衛,好像不是活人?”

    司馬義輕輕點頭,“嗯,聽說曾是天極榜上的強者,一人面對魔尊和魔君,最后戰死于魔界變成了魔尸,被城主發現后,花了幾百年消去魔氣,賦予靈智,從此他只忠于城主,也是城主最信任的護衛之一。”

    說話的時候,他心里有些發顫。

    他和這煉尸交過手,那渾厚之極的陰陽法則,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的雷霆法則,讓他都疲于應付,雖然最后結果還是習以為常的平手,但他知道,如果這煉尸手里有一把好劍,結果可能就不同了。

    煉尸是劍修。

    他最不喜歡的那一類修行者。

    周舒是哪里找來的這樣強大的煉尸,又是怎么讓煉尸聽命于他的?

    他很疑惑,但不敢去問。

    “天極榜?”

    “司馬兄你也不行?!”

    鄧百閑和吳用互相看了一眼,眼中的驚懼再也沒法掩飾。

    混元金仙境界,自帶煞氣的煉尸,冷酷如斯,更讓他們心驚的,是那深刻融入在身體里的仇恨,從尸山血海里浸泡出來的無邊殺意,真的交手,恐怕就是不死不休。

    難怪司馬義說要帶他們出來,不然真的很難出城啊。

    司馬義頓了頓,“不過你們不用擔心,只要你們不主動破壞仙城,他絕不會傷人,走罷。”

    幾人點點頭,小心的跟在司馬義后面,亦步亦趨。

    查華是被扶著過去的,剛才煉尸給他的那一眼,仿佛把他塞到魔血池里泡了幾十年,到現在眼前還晃動著數不清的猙獰魔影,漫天的腥臭血肉,枯敗的腐骨,怎么也回不過神。

    那人影沒有再注意這邊,緩緩的離開了。

    步子很慢,看起來有點像是跳躍。

    見那人影消失,幾人才放下心,注視著遠處的通道,腳步快了許多,恨不得立刻就飛上去,趕緊離開。

    “就到這里罷。”

    站在通道前,鄧百閑拱手謝道,“下次,我們再來叨擾司馬兄。”

    司馬義點點頭,看向云柳道,“有空記得過來,老夫等你。”

    “是。”

    云柳很認真的點頭,和其他人不同,他是真的想再來。
精准了36码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