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仙俠武俠 > 南宋風煙路 > 第1627章 曹王虎父無犬女(1)
    劍履太白,再指武休!

    吟兒意氣風發向南疾馳,和來時單刀赴會完全不同有擁躉了,可以對吳曦留在關內的守軍軟硬兼施里應外合,和平演變便可保無辜民眾之安全;戾氣少了,因為她在下一戰不必殺敵,只需救父。

    這些年的閱歷堪稱離奇,金宋之間的界限不斷地消磨,而只剩下善與惡的涇渭分明誰會想到,這屬于南宋的武休關,竟有個南宋抗金英雄吳氏的后人,伙同金國的右副元帥完顏匡,挾持了他們的政敵、金國中流砥柱曹王爺?而現在,她居然作為南宋的武林盟主,去救……

    不同于吳曦的高枕無憂垂拱而治,一直關注著林阡林陌行蹤的完顏匡,早就已經打定主意,當他兄弟倆的火并從秦州輾轉到大散關與太白縣之間,就是他“剛好查到曹王下落”并屠滅曹王的戰機。完顏匡自己麾下的高手們當然都聽話;圣上臨走前雖然沒明說,但留下的五個大內高手四個都識時務,知道“不小心殺了曹王”是圣旨,所以和完顏匡心照不宣;

    難的是另外一個,也是最強的一個,完顏賽不,厚道得跟糞坑里的石頭又臭又硬,一心一意地要“為圣上救曹王”,倒也幫完顏匡迷惑了那個本來對他們帶著戒心的孤夫人,還令她琢磨過,難不成圣上和完顏匡其實沒曹王府想得那么奸惡?

    林阡剛追著林陌戰狼抵達太白縣北、風鳴澗與邪后在縣中對付王喜、吟兒尚在縣南劍斗吳曦之時,完顏匡便已然著手在武休關對曹王動手,先教一大幫人強闖囚牢劫獄,一旦曹王重見天日,便是對其戕殺之時,不過,完顏賽不和孤夫人比他預料更早就察覺出不妙,兩派黑衣人在荒郊野地里自相殘殺了起來。

    可惜的是,一邊兩個人,一邊二十個,盡管曹王暫還未死,人數實在過于懸殊……孤夫人鏖戰多時,仍然負隅頑抗,一心等高手堂克服萬難前往會合,然而曹王府眾將卻遲遲不來,看樣子是完全被林阡拖纏住了。苦等救兵不至,宣告上策破滅,僵持不下的結果只是給了宋軍的海上升明月指示。

    “無妨,宋軍進不來,結局改變不了,我方漁翁得利。”便那時,冷笑觀戰的完顏匡萬萬想不到,他觀不了了!敗報頻傳,先是太白縣南祿氏叛變、竟直接把吳曦的尸體給甩了過來、揚言今日我代舊主清理門戶,隨后據說褒斜道上王喜一早就對風鳴澗投誠,聲稱自己先前是假意投降了吳曦,已幫宋盟清除了所有火藥、竭盡所能戴罪立功……

    可嘆,完顏匡一味設計林陌,忘記了對內奸的肅清。可是他完全想不通,吳曦的二把手、王喜怎么會是內奸!他要是知道吳曦是怎么馴服了王喜,決計不會這般的百密一疏。

    當武休關前盡是棄暗投明要爭先登之功的偽蜀軍,關內本就七拼八湊的吳曦擁躉們如何凝聚?對于他們來說群龍無首,對于完顏匡而言卻是毛將焉附,眼看空中樓閣建起,眼看空中樓閣塌了吳曦,他是這么重要,又是這般沒用!完顏匡的精心算計竟陡然就付諸流水:若是連棋盤都被顛覆了,那還怎么漁翁得利?

    一直以來都看似聲勢浩大的偽蜀軍,實際九成都是被騙,粉做的石頭一擊即碎。當祿老將軍代表著南宋初期的吳家軍越戰越勇、驚得關內的有志之士心潮澎湃,當王喜帶著從褒斜道挖出來的震天雷對武休關以彼之道還施彼身、駭得關內的宵小鼠輩手忙腳亂……關內關外兵馬的數量和質量不停地失控地此消彼長……都用不著風鳴澗、林美材、安丙多賣力,整個抗金聯盟堪稱泰山壓卵之勢。

    以向南而來的滾滾潮流類推,往北也是同等的波瀾壯闊,吳曦之死,便像顆重磅炸藥向著兩個相反方向燃爆,以至于完顏匡連和曹王府臨陣團結共打宋匪的機會都沒有……

    完顏匡勉強以一個吳匡的身份誆騙吳曦死忠死撐了一會兒,沒到一個時辰就親眼見此間版圖從金消融成宋,而且好像還一圈一圈地往外圍幾個州府自動擴散……無力回天,心道不能雞飛蛋打,眼看著是站不住武休關了,去囚牢附近收割曹王總是沒錯?氣喘吁吁飛馳過去,便被眼前更意想不到的一幕驚呆……

    好吧他是被調虎離山了,被城外的祿老和王喜調虎離山、沒發現宋軍打武休關真正的領袖是誰,被遠方的林阡和林陌調虎離山、沒發現抗金聯盟還有個人也得時刻關注。難怪吳曦死得這么輕易,難怪偽蜀軍會突然就分崩離析,難怪林阡林陌沒能如愿兩敗俱傷,難怪曹王到現在還沒死,原來是鳳簫吟插在了他連篇妙計的進程里!所以他的精打細算竟白白給她做了嫁衣?!

    就在孤夫人完顏賽不兩人和完顏匡的麾下們苦戰不休的時候,那悍婦帶著寥寥幾人到了場,一劍就干掉了正想對曹王奪命的一個完顏匡麾下,反手又是一劍推斥開迎頭趕上的兩個,其后惜音劍和躡云劍心有靈犀突如其來竟并肩作戰了起來,幾十朵劍花快意互挽,迅疾將對面從優勢打成了煎熬。

    完顏匡這十幾個手下不容小覷,曾在鄧唐摧毀過青城派的立夏、立秋、立冬劍陣,然而經過襄陽城、仙人關、短刀谷數戰折騰,委實已經是強弩之末,吟兒才不怕他們:“權當給我師兄們報仇……”

    “不錯,曹王虎父無犬女。”孤夫人看見熟悉的“大道至簡”,笑了起來。

    “是啊,強將手下無弱兵。”吟兒知道孤夫人一心效忠父親,也報之一笑。

    她二人一個劍術靈幻一個劍法飛快,都是躡云追風之速,交睫就有無窮招式傾瀉。二月份雙劍在蜀王宮里曾針尖對麥芒,沒想到化敵為友時這般相輔相成,速度、力道、步法、意境都配合得無懈可擊,幾乎是一氣呵成地將完顏匡的所有麾下都掀翻開去,疊羅漢一樣地掃到完顏匡腳下,嚇呆了他,許久才道:“果不其然……通敵賣國……”

    “完顏匡,你這小人,果然和吳曦一丘之貉,出賣王爺來對圣上邀功……”孤夫人怒不可遏驟生殺機。原本她還想著先和完顏賽不一起鎮壓不服調度的另四個大內高手,誰想到完顏匡由暗轉明說出了這么一句找死?吟兒的怒氣和劍法比孤夫人更快,刷一聲“一劍無式”直接圈轉過去削完顏匡:“求仁得仁,完顏匡你要戰功,那就給你一個‘奮力護駕、壯烈犧牲’的戰功好了!”

    “啊不”完顏匡確實很想為了圣上擋刀擋劍、然后被圣上選作和元兇王爺政斗的大金第一人,可是……可是那我也得活下來呀!!

    劍還未到,完顏匡只覺整個世界的光都滅了……傻眼之際,什么權謀之術全都拋到了九霄云外,這才知道元兇王爺才是正確的,不入局和留痕應該選前者!至少能活到最后笑到最后!正自等死,聽得斜路罡風大作、迫孤夫人和鳳簫吟齊齊轉向,完顏匡也不由得循聲而望,原來遠近的所有光線都被另一道劍氣掠奪走了嗎,雖還看不清楚劍主何人,但有一點是肯定的,劍光已經將昏倒在地的曹王一個人完全籠罩,而把原先已救下他等待盟主處置的十三翼全都劈掃開去……

    “那是……”吟兒還在殺完顏匡沒來得及分辨,孤夫人已覺察那不速之劍對曹王不利,時間太短而來不及再想,她飛劍而上邊以招擋邊以身護,然而本就戰過數人氣喘吁吁的她,哪里比得過那個全力而來而且實力本來就在她之上的劍主?砰一聲響,血氣四濺,那人尚未現出身形,便將孤夫人劍境悉數擊穿,而與此同時吟兒也看見了孤夫人身上到處是傷的慘狀……

    不容喘息,那個終于現出真面目的陌生男子,不知是曹王的哪個政敵或仇人所指派,竟趁著曹王府群雄被林阡封堵在太白縣、趁著吟兒才剛回神而孤夫人劍脫手的間隙,再次朝曹王奪命,“王爺!”“爹!”當是時,完顏永璉卻沒有一絲力氣,意識也只是才尋回而已……
精准了36码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