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古代言情 > 藥師娘子超兇的 > 第101章 孩子是誰的
    半刻鐘之后,茍老三走出了醫館,出來的時候,腳步明顯有些不穩。

    茍大茍二忙上前扶住了他,準備去街上租輛馬車回家。

    縣城的街道比青云鎮寬敞得多,人也多得多,來來往往的,不時說笑著從他們身邊經過。

    茍老三直勾勾盯著每個人的嘴,仿佛聽見了那些人發出的嘲笑聲,笑他有眼無珠,笑他滿頭青草。

    “啊!!”

    他驀地蹲下了身子,緊緊捂住了自己的耳朵,神情痛苦又猙獰。

    兄弟倆對視一眼,齊齊搖頭嘆了口氣。

    茍大拍了拍弟弟的背,勸道:“老三,我知道你屁股痛,心也不好受,但事情既然已經這樣了,你就想開點,別鉆進了死胡同,不值得。”

    “大哥說得對。”茍二更直白,“不就是個女人嘛,沒了盛氏,正好空出位子來給陳蓮兒。陳蓮兒雖說沒有盛氏長得好,也不如她勤快能干,但人家至少能生兒子啊。就沖這一點,比盛氏可強多了!”

    能生兒子...呵,可不是能生么?可他娘的生的到底是誰的兒子?!

    茍老三閉了閉眼,耳邊又響起了那大夫的話。

    “你這脈象不大好啊,表面看著生龍活虎,實則外強中干,腎氣不足,導致精寒且稀。恐怕,于子嗣無緣......”

    原來不能生的,是他。

    想到自己因為沒有孩子,對盛蘭諸多挑剔,動輒打罵,硬生生逼走了她,到頭來,卻換回了一個父不詳的野種,還當成寶,茍老三就覺得自己蠢到吃屎!

    他悔不當初,又怒不可遏。

    好個陳蓮兒,竟敢欺騙他,簡直找死!

    回到家的當天晚上,茍老三關緊了屋門,將還在月子里的陳蓮兒綁在床角,不顧她的苦苦哀求,狠狠甩了她十幾個耳刮子,逼問孩子的生父。

    讓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孩子生父是誰,陳蓮兒自己竟也說不清楚。

    她是個寡婦,丈夫早兩年病死了,婆家也沒什么人管她,于是半夜總有一些閑漢過來敲她的窗,給她送吃的用的,說好聽的話哄她。

    開始她很害怕,漸漸的,她習慣了,也或許是寂寞了,就半推半就地從了,直到認識了茍老三,才結束了這種混亂的關系。

    茍老三對她很好,出手也爽快,又信誓旦旦說,只要她能為他生個兒子,就接她回家享福,她就動了心。

    可幾個月過去了,她一直沒懷上。

    后來沒辦法,趁茍老三不注意,她又偷偷跟那些閑漢勾搭上了,沒多久,就有了身孕。

    所以孩子到底是誰的,她是真的不知道。

    聽了這番話,茍老三差點氣得吐血,傷口都崩了,忍不住又揍了陳蓮兒一頓。

    揍完之后,他最終還是留下了這對母子,不是他多么寬容,而是因為他不能讓外人知道自己是個沒種的男人,丟不起那臉。

    再一個,他的病能不能治好還不一定,暫時留下這個孩子,也是以防萬一,不管怎么說,他死后,總得有個摔盆打幡的人。

    從此,陳蓮兒就變成了另一個盛蘭,家里所有的活計都得她做,耕田下地,做飯洗衣,伺候一家老小。就這樣,茍老三對她也從來沒有好臉,整天喝得醉醺醺的,喝完酒就打她罵她,罵她是水性楊花的賤人,說她連盛蘭的一根頭發絲兒都不如。

    ......

    茍家的狗血劇在持續上演,盛竹這邊卻個個喜笑顏開。

    一行人先回了桃花村,把好消息告訴了盛老爹,盛老爹一高興,居然站了起來,把全家人嚇得夠嗆。

    盛老二屁滾尿流地請來了村里的古大夫。

    古大夫伸手一摸,愣住了。

    “這...怎么可能呢?”

    他接了十幾二十年的骨,從來沒見過恢復這么快的,簡直是個奇跡!

    古大夫忙問起這兩天的情況,盛老二想起了盛竹那個從書上看來的藥方,剛要開口,就被盛竹從背后踢了一腳。

    他默默地閉上了嘴。

    “就是按照您說的,臥床靜養,少操心,多吃點好的,其他沒什么了。”盛竹呲出一口小白牙,笑得十分單純,“都是古大夫您的接骨技術好!”

    古大夫可不比盛家人,人家畢竟是這方面的專家,沒那么好糊弄,所以還是別節外生枝了,省得解釋不清。

    見問不出什么,古大夫雖然心里遺憾,也只得作罷。

    他前腳一走,后腳盛老二就問了:“小妹,為啥不讓我告訴古大夫那個藥方的事?”

    盛竹道:“不為啥,就是不想說。你有意見?”

    盛老二:“.......”

    瞄了瞄床上虎視眈眈的老爹,再看了看身邊笑容溫和的沈籬,還有他正在活動的手腕,盛老二咽了咽口水,諂笑道:“沒有沒有!小妹你說啥就是啥,二哥都聽你的!”

    然后他回頭,板著臉,對屋子里的其他人叮囑道:“都知道了啊,小妹那個藥方,誰也不許往外說,聽見沒有?”

    盛家人紛紛點頭。

    說了也得有人信哪,拿鍋底灰接骨,人家聽了還不笑掉大牙?

    盛老爹的腿已經沒什么大礙,第二日一大早,盛竹就準備回去了,家里只有兩個孩子加一條狗,她不放心。

    知道她要走,盛蘭趕緊提了一籃子雞蛋過來,非要塞給她。

    盛竹推脫不掉,只好收下了。

    想了想,她問:“堂姐,你接下來有什么打算?”

    “能有什么打算?”盛蘭苦笑,“我如今這樣,總不能賴在娘家白吃白住吧?我準備去鎮上接點繡活,或者看誰家需要幫工的,多少掙點錢養活自己。”

    經歷了這一遭,她對男人已經死了心,不想再嫁人了。

    不過一直住在娘家也不合適。

    爹娘總會老的,兄長雖然真心疼她,可還有嫂子在,嫂子口頭上沒說什么,臉色卻不怎么好看,日子久了,肯定會生出矛盾來,到時候反倒讓兄長為難。

    所以,最好的辦法還是找個事做,搬出去自食其力。

    盛竹垂眸思索了片刻。

    對于這個便宜堂姐,她其實挺喜歡的,盛蘭身上雖然有封建時代典型女性的影子,卻也有顆抗爭不屈的心,為人又本分實在,是個不錯的人。

    既然這樣,那就干脆幫人幫到底吧。

    “堂姐,你做飯的手藝怎么樣?”

    做飯?盛蘭不太明白她問這個的原因,不過還是老實答道:“勉強能入口。”

    盛竹點頭,提議道:“是這樣的,我家相公在鎮上開了間鏢局,鏢局的位置正好在轉角處,那邊人挺多的。你要是愿意的話,每天卯時到巳時,門口的位置可以租給你賣早點,應該能掙些錢。”

    聽了這話,盛蘭眼前一亮。

    但隨即,又黯淡下來,“可是,我沒錢交租金......”

    那么好的位置,租金肯定不便宜。

    “堂姐如果拿不出租金也沒關系,相公他們時常要走鏢,鏢局里沒有人看著也不好,堂姐可以住在那里,幫忙打掃屋子,看守門戶,需要的時候幫忙做下飯,就當抵租金了。你看怎么樣?”

    盛竹當然可以免了租金,但是她不想。

    人性總是貪婪的,古往今來,升米恩斗米仇的事情多的是,她不想養出一個白眼狼。

    再一個,也是為了照顧盛蘭的自尊心,免得讓她有被施舍的感覺。

    盛蘭又驚又喜,這下不光解決了吃飯的問題,連住的問題也一并解決了,簡直是再好也沒有了。

    “謝謝你竹娘,又幫了我一個大忙。”她感激地道。

    事情就這么定了,盛蘭回屋隨意收拾了幾件衣裳,跟家里人說了一聲,就坐進了馬車,跟著盛竹去了順風鏢局。

    下馬車后,盛蘭被驚著了。

    她沒想到順風鏢局這么大,這么有氣勢,很顯然,盛竹并不缺門口那點租金,她只是想幫自己而已。

    盛蘭心頭涌上暖意。

    她一定好好看著鏢局,還有,好好替竹娘看著妹夫,絕不讓其他女人有近他身的機會!

    他們盛家,有一個棄婦就夠了......

    沈籬去喂馬了,盛竹領著盛蘭往鏢局后院走,邊走邊給她介紹里面的擺設。

    剛轉過拐角,有個莽撞的身軀忽然撞了上來,那人力氣很大,盛蘭猝不及防,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她忍著痛抬頭,就望進了一雙銅鈴般的牛眼里。
精准了36码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