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古代言情 > 農家發財路 > 第二百零三章 禮物
    可是看在謝微眼里,那就是郭隕為了安慰她,而故意笑著。

    于是,謝微馬上下了榻,走到郭隕身邊牽著他帶他上榻。

    謝微因為甩巴掌這件事情比較心虛,所以,很主動的摟著郭隕。

    閉上眼睛,“睡覺吧!”

    她也很困了,閉上眼睛馬上就要睡著。

    可是,她沒一會就發現郭隕只是死死點躺著,沒有像以前那樣抱著她。

    重新睜開眼睛,看向郭隕。

    他沒有睡著,甚至還是睜著眼睛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謝微猶豫了會,又緊了緊雙手,問道,“怎么了?睡不著嗎?”

    郭隕搖頭,看向她,“不是,難受!”

    這話聽著怎么這么耳熟?

    謝微忍下心中的不滿,深吸了一口氣,溫柔的說,“昨天已經難受過了,今天怎么還難受?”

    頓了頓,“你不想叫傲嬌了?想叫難受?”

    郭隕被噎了一下,眼里的光閃了閃,似乎在做什么決定。

    謝微沒有看到這些,只看到郭隕忽然抬手碰了一下臉頰,而后又馬上放下手。

    嘆了口氣,輕聲說,“沒事,那不難受了!”

    看著郭隕這動作,謝微相當想把自己的甩他巴掌的那只手給剁了。

    憋出一個難看的笑來,溫柔的說,“那好吧!”

    果然,郭隕一聽到這話,馬上眼睛一亮,又眨了眨。

    故作姿態,“算了,我沒事,不為難你了。”

    謝微這個時候有些懷疑他的動機,卻又讓心虛占了一席地位。

    嘆了口氣,認命了。

    “你想要我怎么做?”

    郭隕一聽這話,馬上轉身摟住謝微。

    “我想你能主動點!”

    謝微愣了愣,是,她平時確實不是很主動。

    但是,他有給她主動的機會嗎?

    開什么國際大玩笑!

    不過,她還是點點頭,有些為難,因為不怎么會。

    躺著她會,動起來她就有些困難了。

    這晚的謝微,滿臉通紅,聽著耳邊壓抑的笑聲,越來越憤怒。

    最后也沒時間生氣,累暈過去了。

    連續兩個晚上都這么辛苦,第二天起床的謝微,握了握拳,決定好好晾他幾天!

    現在倒是一點也不心虛了,現在該心虛的是另一個人!

    郭隕進門就看到謝微惡狠狠的咬著牙,心里一顫,最終還是忍住了。

    討好的笑著,看向謝微,“驕傲,起來洗漱。”

    謝微撇了他一眼,又不經意看向他的側臉。

    一點痕跡都沒有!

    看著郭隕笑了一聲,嘲諷道,“難受,你的臉一點都不紅了誒!”

    郭隕一愣,反應過來謝微在喊他。

    自己犯的錯,自己承受后果。

    笑了一聲,沒有說話。

    接著,在謝微半推半就中,伺候她洗漱。

    在謝微吃飯的時候,他抬頭看了一眼正午的太陽。

    之后朝謝微說,“我得進宮了,有事要忙。”

    謝微輕輕睨了郭隕一眼,“真的假的?你在躲著我?”

    郭隕一頓,誠實道,“一半一半。”

    “你!”謝微不可思議的瞪著郭隕,惱羞成怒。

    “那你直接別回來了!”

    郭隕抬手揉了揉謝微的腦袋,謝微想掙脫,卻掙不開。

    “回來,肯定回來陪你。”

    謝微這才撇開郭隕的手,“哼!”

    郭隕想了想,問道,“一起進宮?”

    謝微原本只是有些羞憤,并不是真的生氣。

    羞憤與生氣還是有區別的。

    想著,許久沒去看徐漣了,于是點頭同意了。

    “回來再收拾你!”

    郭隕松了口氣,就回了一個字,“好。”

    兩個人一起進宮,宮門口的士兵都覺得稀奇。

    最近一段時間,都是見他們的護國大將軍自己進宮,不像之前還沒復職的時候那樣,兩個人形影不離。

    今天居然看到護國大將軍坐在馬車里進宮,看來將軍夫人也在里面了。

    很快就放了行。

    到了一個交叉路口,馬車停了下來,郭隕一個人下了馬車。

    之后微微掀起車簾,“你乖乖的,我忙完了就來接你。”

    謝微瞥了他一眼,然后盯著冰鑒旁的青果看著。

    發現郭隕一直沒走,于是輕輕的點點頭。

    “把夫人送到帝后殿。”吩咐好于輝之后,郭隕這才安心的往前殿的方向走去。

    馬車里的謝微拿起一個冰涼的青果,在手里掂了掂,最后還是放下了,沒吃。

    到了帝后殿,謝微發現徐漣還在午睡。

    于是便坐著等,順便想想對付涼涼的對策。

    之后,又無聊了。

    也不知道為什么要聽郭隕的話,陪他進宮,她自己錢莊的事情還沒弄完呢!

    嘆了口氣,居然忘了徐漣午睡這件事情了。

    謝微開始發呆,余光看到角落的一堆針線。

    猶豫了會,走過去看了一眼。

    上面擱著一件做了一半的衣服,而且是小孩子的里衣。

    謝微覺得好玩,于是便拿起來端詳著。

    半響,點了點頭,月白色的,倒是男女都可以穿。

    想想又皺了皺眉,看她這腦子。

    什么男女,據說是位皇子。

    皇子穿著月白色的里衣,確實也不錯。

    突然,她靈光一現,是不是她忘記了什么?

    給小孩的禮物呢?

    她居然忘了!

    要不?她也做些衣服?

    小孩子一天一個樣,衣服也不怕多。

    更何況還是一個皇子呢!

    點了點頭,決定了,那就做衣服吧!

    順便也滿足滿足自己的私心。

    想著想著,倒也是母愛泛濫了。

    若是她在現代還沒有去世的話,她也該結婚了吧?

    年紀也差不多該生小孩了,再過幾年都快成高齡孕婦了不是?

    不過,如果在那邊,還不能夠碰到自己愛的,甚至愛自己如生命的郭隕呢!

    想想,倒也值。

    徐漣今天不知道為什么,沒有睡那么久。

    迷迷糊糊睜開眼睛,就看到自己最近一直在忙活的什物旁,多了一個粉衣女子。

    心情很平靜,也還沒有回過神。

    半響,回過神來的徐漣,喊了一句,“謝微?”

    謝微原本在研究著衣服怎么做,猛地聽到顫顫巍巍的輕女聲,心臟微微一顫。

    自己嚇了自己一跳,撫著心臟回頭,“怎么這么快就醒了?”

    徐漣坐起來,謝微趕忙上去扶著。

    扶著她來到她剛才待著的地方,就聽到徐漣軟軟的問道,“好看嗎?”
精准了36码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