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古代言情 > 農女小皇妃 > 第155章(修改)
    畫面一轉,到了那天,甘婧蓉記得,那天她爹爹的腿讓老虎咬斷了,是蘇秦送爹爹回來的。

    她要做的,是殺死那只老虎,并且揪出那天誆騙她爹上山的人。

    雖然是村里人,但腌事不少。

    林子大了之啥鳥都有,甘婧蓉發覺自己的身體在逐漸縮小,須臾便是孩童模樣,荊布釵裙,爹爹也已經出門,甘婧蓉提著裙釵追上去,卻是兩眼一抹黑,出門就被江氏打暈了。

    甘婧蓉覺得自己簡直蠢死了~

    在江氏那里沒折騰什么功夫,就跑了,只不過出來時,爹爹已經上了山。

    壞了!爹是在哪座山上受傷的來著!這么重要的事,她給忘了!真是該死!

    蘇秦,她可以先找蘇秦!畢竟現實生活中是蘇秦先找到了她父親!甘婧蓉看了看天色,但愿不會太遲!

    甘婧蓉去找蘇秦的時候,蘇秦河邊網魚。

    甘婧蓉心里著急,拉了蘇秦就跑。

    跑的急了,蘇秦問道:“蓉妹妹有什么事這樣急?”

    甘婧蓉想,爹爹平日里就經常上山,若是說他上山了,蘇秦大概只以為她大驚小怪;索性框他說,她爹在山上遇到了老虎。

    甘婧蓉佯裝跑不動,腳步比蘇秦慢了些。

    “最近青山上來了一公一母兩條大蟲,想必世伯在青山!”蘇秦道。

    主人,恭喜您獲得第二顆靈珠。

    主人,接下來第三關,考驗您的所學,接下來,您會進入一件古怪離奇的案件里,您需要從中找出兇手!

    畫面一轉,甘婧蓉又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一群完全陌生的人。

    所有人都圍著一個女尸,有人嘆息,有人昏天搶地的哭,“兒啊!我的兒啊!”

    神態各異。

    主人,您現在是北漢女訟師,您跟著縣老爺一起來這里查案,死者是北漢某地,一戶姓安的富戶人家,死者安靜,是安老爺的獨生女。

    “你倒是說話啊!”

    甘婧蓉在縣令的催促下,才回過神來,“啊?”。

    “死者是為情自殺!你認不認同?若是認同,就撤訴!”縣令道。

    ”不!死者是他殺!“甘婧蓉說道,“我能否看一下死者的檢驗結果?”

    死者已婚,生前育有一子,隨母姓,因為是上門女婿。

    甘婧蓉仔細看了一眼堂內各人,一共十五人,老父母親哭得最厲害。

    其他親屬,一個男的跪在老人身后,一邊哭,一邊和底下的一個丫頭眉來眼去。

    還有死者的諸位堂姐妹,叔叔伯伯,都有模有樣的悲傷和感嘆著。

    更為奇怪的是,只有夫人是最難過的,其他人說不上來是什么感覺。

    接著來了一個人,這個人甘婧蓉覺得很眼熟,就是想不起來在哪里見過。

    “楊大人,有何指教?”縣令道。

    “我來查案!”

    主人,您只有空間里的十分鐘時間哦!加油!

    甘婧蓉為不可見的皺了皺眉,十分鐘?

    她看了一眼堂上的每個人,靜靜聽著楊大人審案,一一過問過堂上的人與之后。

    “我在家里睡覺!”

    “有誰能作證?”

    “我娘們兒!”

    “還有誰?”

    “那個,王五,王五能作證!”漢子指著一老者道,“昨天半夜,他打了好魚,來找我喝酒來著!”

    “是呢!我瞧他家燈亮著,就去尋他喝酒來著!誰知道他和他娘們兒嘿嘿!”

    “你呢?”

    “我和幾個丫頭婆子在一起聊天,有胡媽媽,趙老婆子,銀川幾個為證!”

    “那你當時在何處?”

    “我?我在賬房里算賬呢!”安老爺的獨生女婿說道。

    “卯時三刻你去算賬?大半夜的,不睡?有何人作證?”

    “有庫房里的看守作證!”安家女婿道。

    凡人證,一一對質。

    楊宏又問了幾個安家的貼身丫頭。

    “卯時三刻,你們兩個作為貼身奴婢,都在哪里?”楊宏問道。

    “那日正是春紅當差!我并不清楚!”一個綠衣服的丫頭說道。

    “小姐出事前幾天,我婆婆病倒了,小姐見我照顧老人勞累,在廊上睡著了,便讓我去休息!誰知道~!”

    “……”

    “那天我正在房里睡覺,我的姐妹,金蘭可以作證!金蘭,你說是不是?”

    “啊?是,是,是!”

    甘婧蓉抬頭看了一眼兩人,這兩個女的詭異的很,怕是有什么文章在里頭!

    甘婧蓉聽出堂上起碼有四個人在撒謊。

    楊大人見所有人都有人證,還不止一個!不由得有些苦惱,只好從尸體上著手。

    尸體是會說話的。

    甘婧蓉沒有想到的是,這位楊大人會親自動手驗尸,而且還一副很專業的樣子!

    “死者……”他說了一堆,甘婧蓉只記得,他說死者脖子上有很細微的勒痕,還有些抓傷的時候,她便留意著每個人的神態。

    心底便有了答案。

    時間已經過去五分鐘,“兇手是他!”甘婧蓉指著安家女婿,隨后落在安老爺身上。

    “不信!就讓我看看你的手臂!”甘婧蓉打開一看,什么都沒有!

    “胡鬧!”楊宏皺眉。

    “你沒傷,你緊張啥?”甘婧蓉有些生氣的問道,時間只剩兩分鐘,究竟是誰?

    甘婧蓉再次理了理頭緒,想起每個人表情,恍然想起一個人。

    甘婧蓉瞧瞧的和楊宏說了,楊宏皺眉道:“你又在胡亂猜疑什么?”

    “請楊大人幫幫忙就行!”甘婧蓉道。

    楊宏目光掠過一眾人,走到王五身后,一把抓住他,“兇手就是你!”

    王五反身一個擒拿手,再一個掃千軍,卻輕而易舉的就制服了王五。

    甘婧蓉擼起他的袖子,再往上一點,露出三條抓痕,王五梗著脖子道:“這是俺老婆抓的!”

    “騷年醒醒吧!你沒老婆!”甘婧蓉道,“或許,可以比對一下抓痕?”

    “你怎么知道是我?

    ”他以為你在偷東西!但實際上,你是拖動尸體!你的神態出賣了你!”

    “當你看見安老爺被我誤會的時候,你心存僥幸,所以,有片刻的怔松!”

    主人,恭喜您,獲得第三顆靈珠!接下來,第四關,請主人做好心里準備!此關不過,主人將陷入幽靈空間,困在古玉中,永生永世。

    “我退賽行不行?”

    主人,退賽懲罰和失敗懲罰一樣哦!

    甘婧蓉轉身,扔了常青燈,拔腿就跑了~,圍著空間兜了繞個圈,最終還是回到了扔燈的地方。

    傻姑娘,你是跑不出去的!

    她當然知道跑不出去,就是發泄一下自己郁悶的心情。

    戴著面具的零零七緩緩走近甘婧蓉,一腳把她踹了進第四關,“叫你扔了我!”
精准了36码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