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古代言情 > 我全家都是穿來的 > 第二百四十七章 三更(為月票2650+)
    馬老太在李秀走后,就感覺很累,情緒不是很高,忽然想躺會兒。

    躺會也不能睡,因為得等著大伙歇工,一會一起吃飯,吃完飯再等他們干會活,她就得安排家里的那幾個人,找間破房子先拾掇出來,再充作烤爐房。

    兩個烤爐房不在一起,務必得給胖丫單獨弄間小房做蛋糕。

    可眼下,他們這面剩下的房子,都能到剩下房子的程度,就可想而知,早破爛的不像樣了。

    要是房子還挺好,他們這伙人早就會占用,堆柴火也不會讓房子閑著。也就是說,找間能對付用的房子,再給拾掇出來,是個大活,不容易收拾呢,修修補補的。

    總之,她困,也累,但是還真不能徹底歇下來,等會兒一堆事呢,也就是直直腰罷了。

    馬老太本來都已經爬上宋茯苓那面的炕,去拽被垛了,想取一床棉被蓋身上,要不然冷啊,炕熱,可是對付住的房子,墻四處漏風,想拽被子蓋身上,免得躺下冷。

    可枯草般的手,碰到柔軟的被,一看人家那一條條棉被疊的整齊干凈的,低頭瞅了瞅自個身上的衣裳,又將手縮了回來。

    她脫掉身上的棉襖,將棉襖蓋在腳上,上身只穿件打補丁的褂子就躺在炕上了。

    “唉!”

    馬老太長長地嘆了口氣。

    李秀說的那些話,信不信?

    馬老太:信。

    雖說李秀的名聲在她們這些婆子心里,實在是差到極點,但是李秀有一句話說到了她心坎上,那就是外面人怎么論名聲,那看的都是表面,內里怎回事,苦是甜,好與壞,過日子只有自個才曉得。

    不知為何,馬老太腦中此刻轉悠的,也并不是關于讓不讓李秀學做蛋糕的事,而是被李秀那些話攪合的,讓她也想起記憶里那些亂糟糟陳芝麻爛谷子的事。

    就比如,她以前在村里也名聲差,差到沒啥同齡婦人,樂意搭理她。

    而不理她,人緣不好,可不止是因為她潑,愛撒潑罵人。

    現在再回頭看,這里面無非就是兩個原因。

    一是:她也不想的,她早早的沒了男人。

    沒了男人領著娃過日子的女人家,難處多著吶。

    就最簡單的,打比方擱村里打井水,猛的一下沒拽動,張家大哥伸把手過來幫忙,以前三兒他爹活著的時候,就這種忙算個么,村里誰見了都會伸把手,也沒人說啥。

    可她該死啊,該死在她男人不是早早的就沒了嘛,以前不算事的,男人一死就算事了。

    張家嫂子不知從哪躥出來,指桑罵槐,或者用眼睛剜她。

    你說憋氣不憋氣,她干么了?整那一出,就像她和老張大哥有事似的。

    氣的她,要么忍,要么罵。忍是不符合她人性的,那她指定罵啊。

    可就這么清楚明白的事,老張大哥幫忙給提桶水,就是沒公道,她這么占理的事,竟然能長十張嘴也說不清。

    因為村里那些娘們,一個個只要聽張嫂子講半句,都不帶聽全的,就能唾沫星子橫飛。

    一個個不提挑水的事了,開始撇嘴猜她年輕指定守不住,哪個哪個村里有像她這樣的,就和野漢子勾搭過,完了被發現給人家日子攪合的都不行不行的了。

    聽的都能氣炸肺。

    那時候三兒他爺還沒去世呢,在外面聽說她跟誰又吵起來了,因為老張大哥和人家媳婦干起來了,跟人家媳婦掐架,這是要搶老張啊?也懷疑她,也給她擺臉色看。

    總之,這只是順手給提水桶,就這么小的事,最后就能鬧成這樣。

    要知道過日子啊,又一個村里抬頭不見低頭見的,像幫忙拽水桶這樣的小事有很多,一年到頭,田間地頭的,總會有熱心腸的幫忙,可到了最后,好些次都是結果鬧得烏漆八遭。

    一年到頭,總會從村東頭和李家嫂子罵仗,一直罵到村西頭和張家嫂子撓起來。反正年年她都會不得不撒潑發瘋個幾次。

    氣的她,后來見到要幫忙的漢子,她都瞪人家。心想,可不用你伸手,誰用你欠手幫的,你這是在給俺找事。

    這妥了,連村里男人也跟那些婦人們一起說,那娘們潑婦一個,不講理。

    卻沒人想想,她講不起理啊。

    最難那陣,也是三兒他爹剛沒那兩年,她都恨不得自個能立時老上十歲二十歲的,這樣就沒人敢這么講究她了,議論她一定會再嫁。變成老婆子了,也就沒人嚼舌根了。

    這是一。

    二一個她名聲不好的原因嘛,也是她最恨大嫂的一點,就是葛二妞那人不是個東西,扯了她的遮羞布。

    那條遮羞布,是她這輩子都不想扯下的,也是心里不安、最愧疚的一件事,結果她大嫂知曉后,給她傳了出去。

    像王婆子等那些上了歲數的人,都曉得這件事,也是以前最不喜和她走動的主要原因。眼下不提了,不代表她們忘了。

    那就是,她借過姨家姐錢,沒有按當初說定的時候還上。

    一想到這事,時隔這么久,馬老太躺在炕上,仍用手抹了抹眼睛。

    窮啊。
精准了36码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