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古代言情 > 慕林 > 第三百三十九章 開店
    謝慕林當然不可能沒想過開店。早在當初住在北門橋時,她靠賣點心方子給隔壁糕點鋪,掙到了錢的時候,就想過自己將來也要開一家店,免得書房空間里那堆點心配方沒了用武之地,只能便宜別人。

    但真正下手做過點心之后,她就明白,光是在這個時代重現配方里的點心,就不容易了,各種材料、工具,都沒有現代那么方便、齊全,自家做做都很費事,成本也不低,更別說是開店去賣,光是開業前的市場調查,就得花不少功夫。

    她現在手頭事情不少,實在抽不出時間去考慮開店的事了。原本是想著,等飛梭紡織機搗鼓出來后,謝老太太也回京了,她就能騰出手來開點心鋪子。沒想到如今謝映芬先開口提起了這件事,那她是不是可以稍稍把前期的籌備工作分一些出去?

    于是謝慕林就對謝映芬道:“四妹妹如果想要開家點心鋪,專賣近日我們學做的那些點心,那就得花些心思去想想,要怎樣才能把這家店開起來了。”

    謝映芬一怔,旋即露出驚喜的表情:“二姐姐的意思是……把這件事交給我?”

    謝慕林笑道:“你要是覺得自己做得來,就交給你。你可以去想想,如果要開店,該怎么個開法?店開在哪里呢?要賣哪些點心?派誰去經營?材料如何采買?成本多少?賣什么價錢?什么樣的人會來光顧我們?能保本嗎?等等等等。這些事都要提前考慮周全,不能等糊里糊涂地開了店,結果虧本了,再回頭反省。

    “我如今手頭事多,既要忙功課,又要照看老太太,閑時還得幫娘打理家里的賬務,實在是空不出手來做這些了。四妹妹如果能替我分擔,那自然再好不過。你放心,不會叫你白忙活的。你要是參與了開店的事務,日后少不得要算你的份子。將來無論你在家里,還是嫁出去了,手頭都能有份零花錢。”

    這樣的零花錢收入,對于謝映芬這樣的庶女而言,絕對是個大驚喜。

    她高興極了,但又有些惴惴的:“這樣能行嗎?要不要問過太太?點心方子都是二姐姐拿出來的,就算真開了店,也該是二姐姐你的產業。哪怕是公中出了本錢,產業歸公中所有,也該是二姐姐占上一份子,哪里就輪到我了?”

    謝慕林笑著說:“這有什么?現在八字還沒一撇呢。四妹妹要是出了力,理當得到回報。況且這點心鋪子要是真開起來了,未必就只有一家,還計較什么誰的份子?你不如想想,要是以后開了很多家鋪子,其中一兩家給了你做陪嫁,全由你自己做主經營,難道就不行嗎?無論是公中還是我,誰還能舍不得這一兩家鋪子了?”

    謝映芬頓時笑了:“當然不會舍不得!”

    謝映芬從前也是聽說過的,父親謝璞曾經明白發過話,給幾個女兒早早就備下了陪嫁的產業,田產不提,店鋪則是要從家里的產業里分一兩家出來。當初曹氏還是嫡母時,心里對此十分不情愿,但二房謝映真的那份她插不了手,謝映芬那份她又要顧及宛琴的想法,不方便下手,最終只能克扣謝映容那一份。因此謝映芬心里早就知道,自己將來會有一家經營得不錯的店鋪做陪嫁,就算曹氏再怎么做手腳,底子也還在呢,謝家怎么可能會有虧本的產業?

    而如今嫡母早就不是刻薄的曹氏了,而是和氣又慈愛的文氏,庶女們的待遇只會更好。哪怕家里如今大不如前,但只要真能多開幾家糕點鋪子,分出一家給曾經出過力的謝映芬,那是絕不會有任何問題的。

    謝映芬高高興興地回自己院子去了。她要照著二姐謝慕林指出的幾個要點,去打聽,去思考,去寫出一份謝慕林所說的“計劃書”來。要是計劃書能獲得嫡母文氏與兄姐們的一致認可,就能真正得到施行,家里的點心鋪子,也會照著她的想法去開起來。這是她頭一回為家里的產業出力,一想到就干勁十足。

    宛琴卻對女兒的這個狀態有些看不慣,勸她道:“姑娘何必在這樣的事情上費功夫?你是高官人家的千金小姐,將來也是要嫁到門當戶對的人家去,至不濟也該是書香門第,不可能是商戶人家。姑娘何必學如何開店?二姑娘讓你把心思放在這種事情上,也不知道是打著什么主意呢!姑娘與其花時間干這些,還不如跟著太太多學學如何管家。”

    謝映芬哂道:“難道學管家就只需要學如何安排一家子的吃喝住行么?我如今學的這個,也是一家主婦該做的事。姨娘可別告訴我,從前曹氏太太在時,手上就一家店鋪都沒有?她可以整天只顧著吃喝玩樂,懷念自個兒的舊情人,放心把店鋪交給底下的人去經營,任由他們中飽私囊,把我們謝家好好的產業都給敗光了,我可沒有這樣的底氣。將來陪嫁的任何店鋪,還得我自己費心思去打理呢。什么都不學,什么都不會,只倚靠別人去經營店鋪,將來讓人把我的店給敗光了,叫我喝西北風去么?!”

    宛琴啞口無言。她跟在曹氏身邊做了那么多年的大丫頭,心里自然知道曹氏從曹家帶來的那些管事、掌柜都是什么貨色。當時覺得這都是正常的,頂多是有些人特別過分特別貪婪罷了。可她只要一想到,女兒也有可能會遇到那樣的下人,卻遠遠不如曹氏有底氣有資本,頓時就不再反對謝映芬學習經營產業了。

    文氏對于謝映芬的計劃,自然更不會反對了。其實閨學里本就有相關的課程,只是謝映芬還沒到要上這種課的年紀罷了。但她愿意提前學習,自然是好事。文氏還很大方地交代了家里的幾個管事們,謝映芬無論向他們打聽任何消息,或是交代他們干任何事,他們都得盡心去回答、去辦理,不得有誤。若需要支銀子,也只管去賬房支,只要一筆支出不超過二十兩銀子,就不需要來回她。

    如今謝映芬一個月的月錢也不過才一兩銀子一吊錢罷了。文氏這個命令,可以說是很大方了。

    謝慕林稍稍留意了一下謝映芬的行動,并沒有橫加干涉的打算。她如今還在繼續帶著兩位妹妹和家里的廚娘做點心,并且有條理地按照實際操作的經驗,開始對手頭上的點心配方進行改良與注釋,好寫出一份在這大明朝的環境中可用的點心制作手冊來。

    老宅那邊每日也有消息傳到她耳朵里,她對謝老太太的動向一清二楚,更知道后者的心情是越來越不耐煩了。沒有了唯一一個可以愉快(?)交流的對象謝慕林,身邊只剩下見識與思維方式都與她不同的下人,身體情況已經大好的謝老太太,有著急切的社交需求。她甚至跟珍珠嘀咕過,要去前灣村請個上了年紀的老人家過來聊天解悶了。

    謝慕林覺得,距離謝老太太松口,與謝氏族人和解,估計只是時間問題了。

    而這個時候,老賈頭來了新宅找謝慕林,向她報告水泥作坊的最新情況。
精准了36码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