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這時,羅蜃好像受不了場上的沉默,就問向周博:“你叫周俱對吧?”

    “啊?是的。”周博想到羅蜃會突然跟自己說話,慌忙點頭答應,見此,羅蜃笑了笑,說:“我聽說,你最近可是出盡了風頭啊!”聽著這戲謔自己的話,周博非常的不好意思,將頭低的更深了。

    而郭老看出了周博的窘迫,就忙說:“羅蜃,我聽說那金嘯與莫容莫還打算找他麻煩,你打算怎么辦?”

    羅蜃苦笑一聲,說:“我又能怎么辦?昨天你又不是在場!那金嘯跟莫容莫肯收手已經是給足了我面子,你還想怎么樣啊?”頓了頓,羅蜃又說:“現在只有冠軍才可以受到兩大煉藥宗派的保護,如果不能獲得冠軍的話,只要出了這凡藥宗與丹仁宗的勢力范圍,一切就都不歸我管了啊!”

    聽此,周博與郭老都是不再說話,想想看,金嘯的勢力可謂是遍布古南大陸,只要是被他們通緝的人,除了逃到其他大陸,否則一定會被抓住,而莫容莫的勢力則是在大陸北方,也算得上是一方惡霸,周博現在將他們惹惱,可真是一件棘手的事情啊!

    “周俱,我奉勸你,等比賽結束之后,你就逃到其他大陸去吧!郭老雖然厲害,但是金嘯這個人是有仇必報,你殺了他的人,他就算拼上性命也一定會抓到你的。”羅蜃說完這話,便緩緩走出房間,只留下郭老與周博兩人。

    “郭老,我……”周博剛想說話,卻是被郭老攔住,只見他露出微微一笑,說:“那羅蜃也說了,你只有獲得冠軍才能受到凡藥宗與丹仁宗的保護,你知道該怎么做了吧?”

    “嗯!”周博重重的點點頭,并且在心中立下誓言,這個冠軍必須要獲得,不但是為自己,還要為郭老。

    好好休息了一晚上,周博第二天早早的到了凡藥宗,他本以為得夠早了,但是剛剛走到納天煉藥場的周圍,就聽到里面傳非常響亮的說話聲,這讓周博有些無語,心想這些觀眾難道晚上都不回去嗎?怎么會得這么早??

    周博昨天從郭老口中得知,昨天只第二輪就淘汰了將近五百人,也就是說,今天能參加第三輪比賽的丹藥師,只有三百多人而已。

    而今天的第三輪比賽,是要比賽煉制陌生的丹藥,這藥方當然是由凡藥宗提供,但是具體是什么類型的丹藥,或者幾級,在比賽開始之前都還是個謎,并且在第三輪比賽結束以后,將會從中選出前一百名的選手參加復試。

    緩緩走進比賽場,周博本想走上看臺,去等候區坐著,但剛走到樓梯口處卻是被凡藥宗的弟子攔了下。

    “今天的比賽不再分組,等八時一到,所有參賽選手都開始比賽。”

    這讓周博有些無語,三百多人一起煉丹,這未免也太壯觀了吧!那岳明還真是懶省事,這一場比賽下,估計一百名參加復試的選手直接就能篩選出了。

    在賽場外等了一會,其他參賽者就陸陸續續的了,周博在人群中看到了一身白衣的楚靈,還是孤傲的站在一旁,周博對她興趣,便扭頭看向其他發現,就發現了辛園與那個代晉,不知是不是錯覺,周博老感覺代晉在有意無意的看著自己,那種被偷窺的感覺讓周博很不舒服,最后他還是朝著里面走了走,才躲過了代晉的視線。

    周博還看到了一身紫衣的珞嵐,看她也是成功通過了第二輪,此刻她身邊有莒宗明的陪伴,一個人撅著嘴巴,好奇的在人群中左看看右看看,顯得非常活潑可愛。

    就在這時,同青門的五人到了,其他人看到他們以后,就像是看到鬼一樣,迅速的就躲了老遠,看是那天的事情已經傳開了,他們害怕惹上麻煩。

    而龍白羽等人則是絲毫不以為意,就這樣站在場地中間,任由其他人指指點點,他們幾個則是樂得清閑,還有說有笑。

    “所有選手開始進場。”

    在一聲嘹亮的號令之后,所有人都是爭先恐后的涌進煉藥場,周博雖然靠大門比較近,但是因為人多,根本擠不動,所以還是排在了后面進場,而他發現楚靈與珞嵐還有薇月在走的時候,許多男子都是微笑的將路給她們讓出,這讓周博頓時感覺不爽,心想美女的魅力真的有這么大嗎?

    終于是踏上煉藥場的場地,周博朝著四周看了看,發現觀眾要比過去兩天要多得多,前兩天是座無虛席,而今天則是連站的地方都有了,在看到選手進場以后,他們都拼了命的嚎叫,因為這樣才可以給自己喜愛的選手加油吶喊。

    而今天的場地也和往日不同,除了有藥材區以外,在場地正中央還放了一個巨大的圓柱書柜,有七八米之高,并且在那圓柱書柜的表面有許多圓孔,此時插著許多各色各樣的卷軸,看上去非常奇怪。

    正打量時,韓白與韓黑兩位裁判敏捷的跳上煉藥場,在掃視了一圈之后,韓白朗朗說道:“今天,是初試的最后一場比賽,你們一定要遵守比賽規矩,如果被我發現有任何人敢違規的話,當場淘汰。”

    說到這,那韓白又說:“今天比賽時間為兩個時辰,所有選手按照報名號碼去抽取藥方,抽到藥方之后,便開始計時。”話剛說完,那韓黑立刻接著韓白說道:“好了,現在比賽開始。”

    在韓黑的一聲令下,所有人都是同時將視線轉向場地中央的那個圓柱型的書柜,與其說它是書柜,倒不如說它像是一棵原始巨樹,從中間鋸開了一大段,然后搬這里。

    周博看過去,發現上面布滿了許多拳頭大小的圓孔,而每個圓孔內都塞有一個卷軸,卷軸大小不一,顏色各異,就這樣插在那倒顯得眼花繚亂,讓人不知道該去抽取哪個,并且這書柜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制成的,飄蕩著一股極為濃郁的草藥味道,濃郁的都有些嗆鼻了。

    這時,就有幾個靠的近的選手迅速抽出一個卷軸,看到有第一個人抽,其他人自然不甘示弱,都是爭先恐后的擠過去,看這場面,竟比剛才進場時還要擁擠。

    同青門的五人組也是加入了搶奪的行列中,畢竟早拿到藥方便可以早點煉制,現在可以說是爭分奪秒,誰也不想在開始就落后于別人。

    但周博興趣跟他們搶奪,他想等到其他人搶完之后再去拿卷軸,而擁有這想法的也不只他一個人,此刻看過去,發現站在外面的有楚靈、辛園、代晉、珞嵐、還有那一直死死盯著自己看的劉暮,他們幾人都是有任何行動,就這么站在那等著別人搶奪卷軸。

    很快的,卷軸都被搶奪一空,此時所有人都在仔細的閱讀著剛拿到手卷軸,周博好奇的看過去,發現有的人在打開卷軸的一瞬間便喜上眉梢,眉開眼笑,看是抽中了比較簡單的丹藥,而有的人剛一打開卷軸卻頓時哭喪著臉,唉聲嘆氣,看應該是選中了比較難煉制的丹藥。

    既然人再去抽取藥方,周博這才快速走了過去,等走到那圓柱書柜旁邊,周博眼尖,忽然看到最上面有一個大紅色的卷軸,煞是顯眼,便不顧劉暮陰毒的眼神,急速彈地而起,就將那卷軸拿了下。

    落地之后,周博先是聞了聞,發現這卷軸已經粘上了那書柜的草藥氣味,而這草藥味周博覺得有些熟悉,只不過一時間也想不起了。

    但他也時間管這些了,迅速就將那卷軸打開,就看到上面用朱紅色的墨水寫著“大焰龍珠丹”五個大字。

    周博聽都聽過這丹藥的名字,好奇之下,就迅速催出一絲靈力進入這藥方內,可周博驚訝的發現這藥方內記載的東西實在是太少了,只寫著幾種所需要的草藥名稱,其他就什么都有了,甚至連草藥的圖案都有,這就是說,如果你不認得上面寫的草藥的話,恐怕連草藥都湊不齊。

    這丹藥總共需要四種草藥,分別是欒荀花馳草一株,巨藍母果一顆,火魂草一株,化色龍形枝一株,而這四種草藥周博都認得,都是四級丹藥,看周博運氣不是太好,直接抽中一個四級藥方。

    不再多想,周博迅速收起藥方,就朝著前方的草藥區走去,準備挑選這四種草藥。

    可周博剛抬頭,發現只有很少的人挑選完了草藥,而有絕大多數的人則是在草藥區旁,看著面前成堆的草藥抓耳撓腮,臉上還露出一幅糾結的模樣,看,他們一定是不認得藥方上記載的草藥究竟是什么模樣,無從選擇。

    看到這,周博心中忽然有些想笑,這些丹藥師平時都是高高在上,煉丹的時候都有專門的藥士準備好草藥,并且藥方上也是有草藥的圖案,所以他們根本就不需要記任何草藥,但是這第三輪的考核卻恰恰是考驗丹藥師認知草藥的能力,雖然你煉丹術再厲害,但是看著一堆草藥找不到自己需要的,還是白搭。

    直到現在,周博才覺得這煉藥大聲真正是有些水準,不但考核你的煉丹術,而且還考察你的草藥認知力,真可謂是面面俱到,而周博本身就是藥士出身,自然對草藥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所以這一關根本就難不倒他。

    迅速走到草藥區,周博看到楚靈與辛園正在仔細的挑選草藥,辛園是非常熟悉的就挑選了三株草藥便離開了,而楚靈在猶豫了一會之后,也是挑出四株草藥就去一邊煉丹了。

    這時薇月與龍白羽等人也是緩步走,他們幾個不知道抽的什么藥方,反正在選草藥的時候都非常迅速,然后拿著草藥就回去煉丹。看到這,周博也不敢再分心,直接就低下頭,開始選擇草藥了。

    看著面前琳瑯滿目的草藥,周博很快的就找到了其中三種草藥,并且是每種草藥都是找到了三株,他現在只差一種化色龍形枝還找到,周博知道,這化色龍形枝是可以變化顏色的草藥,不管在任何環境下,它都可以變成與之相同的顏色進行偽裝,讓人很難找到,也正是知道它這個特性,所以周博現在才會找的非常耐心。

    終于,周博在角落里找到了兩株花里胡哨的化色龍形枝,又在一堆草藥里找到第三株,剛一拿在手上,那化色龍形枝就變成了皮膚的顏色,見此,周博笑了笑,看這草藥還真是一個隱藏高手。

    周博拿著這十二株草藥滿載而歸,剛一扭頭,他忽然看到那劉暮就站在自己身后,一臉陰沉的看著自己,而當四目相對時,劉暮這才慢慢收回視線,繼續朝著草藥堆走去。

    深呼一口氣,周博不再去想剛才那劉暮陰毒的步就到了剛才自己站的位置,拿出墨藥鼎,準備開始煉丹。

    其實煉制這大焰龍珠丹,周博還真是太大的把握,一是從有煉過這丹藥,二是這藥方中不管是步驟還是細節根本什么都有記載,如果火焰稍微控制不好的話,可是會直接將草藥煉成灰燼啊!

    周博這時稍稍抬起頭,就看到辛園與代晉都是已經開始煉制了,而楚靈也是拿出了藥鼎,珞嵐雖然頑皮可愛,但是她卻是已經煉化了一株草藥,速度可以說是最快的一個,再看那劉暮,此時剛剛挑選出草藥,看也是馬上就要開始煉制了。

    看到這,周博深吸一口氣,既然自己不知道順序,那就按照上面寫的順序煉制吧!想打這里周博便迅速將雙掌貼近藥鼎,猛的催出一股青色火焰,然后快速的把準備好的欒荀花馳草扔進鼎內,開始了小心的提煉過程。

    提煉草藥其實最重要的就是細心,而只要你夠細心,不管什么樣的草藥都是可以成功提煉的,這欒荀花馳草剛被扔進藥鼎內,便被青色火焰包裹住,發出噼里啪啦的響聲,周博聽此,忙將火焰減弱幾分。

    最終,這欒荀花馳草被周博提煉的只剩下一團拇指蓋那么大的青色液體,被周博,迅速吸入了瓶中。

    接下就該煉制巨藍母果,這是一種跟橢圓形的藍色果實,捏一捏還非常的軟,看里面應該都是液體,周博知道這種果實應該用最小的火焰,否則會直接燒成無形的。

    巨藍母果剛被投入到鼎內,就立刻化為一團藍色的液體,看到這,周博硬是將本就微弱的火焰再次減弱,只留下一點星星之火去提煉這團液體,從外面看去,就像是這藥鼎根本有火焰一樣。

    過一會,那藍色的液體被火焰一點點的烘烤,就變成了一小團極為粘稠的藍色液體,周博知道這應該就是巨藍母果的最終形態,忙拿出一個玉瓶將其裝下。

    再接下就是火魂草與化色龍形枝這兩種草藥,周博先將火焰調至最弱,然后就投入一株鮮紅色的火魂草,因為火焰很弱,所以根本不足以包裹住火魂草,看到在,周博便暗暗從靈胚內催出一絲靈力,火焰瞬間便是增強不少,并且已經完全將火魂草包裹住了。
精准了36码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