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嬌妻追夫記 > 第六百二十四章坐船
    “我知道,這丫頭確實很乖,我會好好教導的。”收了這么好的東西,他飛升以后的路肯定也走的更順暢一些。

    其實沒有這東西,他也會好好對這丫頭的,誰叫第一眼就看中了呢!

    當時看到這丫頭的第一眼,他就知道她有秘密。雖然他已經是元嬰初期,但也是不能隨隨便便進入她的識海找尋她的秘密。要是一個不慎,搜魂沒有成功,反倒破壞了她的神識,這樣她就會成為一個傻子,這不是禍害別人嘛!

    “那就好,我也不用再擔心了。”方丈大師深深地松了一口氣。

    沒想到這丫頭也真的是好命,竟然可以再進入這個時空里面,看來真的是天道有輪回,只是不知道這一次能不能饒過她。

    “師父,為什么您都不把我們叫醒,害得白白浪費了一個下午。”也不知道是不是早上吃得太飽,就算沒有吃午飯,他們睡著了都沒有餓醒,日落西山才醒過來。

    但是,在吃貨的世界,是不能少吃一頓飯的,這簡直要他的命。

    “整天吃吃吃,怎么就不吃死你。”林木瞟了一眼馬大哈的師弟,作為金丹真人,他早就察覺出了茶水有問題,但是就算他假裝喝下,還是被迷暈了。

    其實,他最初的時候,是可以運行真氣,將毒素排出去的,但是看到師父淡定的樣子,他放棄了。他打算看一看師父為什么要這么做,就在師父離開的時候,他的神識就出體了。

    只是在看到師父和方丈大師在聊天,他立馬回到了身體里偷聽。

    結果偷聽的時候,發現小師妹竟然也沒睡,不由得更加好奇。

    聽完師父和方丈大師的話以后,他也肯定了心中的猜測小師妹是有故事的人!

    不過,小師妹不說,他也不打算挖根問到底,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秘密,不愿意說出來那肯定就是有苦衷的。

    而師父和方丈大師,不用別人說,就從他們的話語里面,他也知道,這兩個人那都是為了小師妹好。

    既然都是為了小師妹好,那他也沒有什么好擔心的。

    “師父,今晚去我的城中小院休息,既然二師兄喊餓了,那我帶你們去湖邊的活魚館吃片片魚。”銣初看了看師父,發現他一臉淡定,將自己那些小心思也壓了下去,師父對她那么好,肯定不會害她。

    “可以可以,吃什么都可以。”王小東眼睛一亮,又是吃的,立馬招手想攔一輛黃包車。

    “二師兄,我們不坐車,坐船去。”黃陵廟是屬于郊區,靠山也靠水,出門走個五六分鐘就會到河邊,那里有一個小碼頭,每天都有船只在那里載客。

    “坐船也可以,我也好久沒坐船了。”王小東一臉興奮,說出來真丟人。

    “看師父答應不應去吃魚。”銣初鄙視了一下二師兄,這個愣頭青,做什么事情都是不過一下腦子。

    “可以的,你安排就好。”對于吃的,凌云也不是那么挑剔,反正生的熟的他都吃,就算是不吃他也不會覺得餓。

    “我說小師妹,剛剛來的時候怎么不坐船,這風景還真不錯。”坐上船看著那清澈的河水,王小東都忍不住伸手去蕩幾下。

    “好像不是我提議要坐車吧!”銣初丟了個青蔥大白眼給二師兄。

    “呵呵^_^”王小東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我看你們幾位是外地人吧,我們這里很少有外人來呢!”船夫聽了他們的對話后,不自覺地就開口問道。

    “是的,大叔我們從江城過來。”林木點了點頭道。

    “難怪,我是說口音咋不一樣,小兄弟我們霧城很不錯,你們可以到處逛一逛,玩一玩。我們這里不僅有好玩的,還有好吃的……”看到他們衣著整齊,船夫熱情地推薦起霧城的特色。

    船夫一口氣,將霧城所有好吃的好玩的,全都介紹給他們。

    只是聽完了船夫的話,王小東發出了疑問:“對了,大叔,您說的您們這里的那個什么干果,您老人家吃過嗎?”

    他明明記得去年夏天,小師妹還送他吃了不少干果,怎么這個老頭子,說是秋天的時候,霧城突然火起來的一種食物。

    “我沒有吃過,那東西那么貴,我們窮人家哪里吃得起,是我一個親戚買了,我家孫子吃了一個,說特別好吃,纏著我兒媳婦兒去買了幾個回來,我就聞了一下,還真的是很香,你們就算不買,也可以去看看,這大街小巷有好幾間鋪子。”

    提起這件事,船夫那是一臉尷尬。

    他從小都跟著父親在這船上撐船,送來來往往的人過河。這撐船的這個活,冬冷夏熱,風吹雨淋,也掙不了多少錢,要是遇到個熟人還不好意思收錢,遇到幾個孩子,看著這么小,也沒收過錢,遇到那幾家揭不開鍋的人家,也沒收過錢。

    所以,一年下來,看似沒有歇過,落在手里還真沒幾個子兒。

    尤其是前幾年大兒子結婚了,這大兒媳婦兒,又是個肯懷的,一年接一個,大兒子在水泥廠背水泥上班,都快養不起她們娘幾個,只能靠他們這些老家伙撐一撐。

    年前的時候,也不知道大孫子上哪吃了一個,拉著他媽媽就去買了幾顆。待他手工回家,聞到桌上有什么香味,就拿在手上聞了聞,還沒放進嘴里,就被大兒媳婦兒看到了。雖然她沒有說什么,但是就她那個眼神,讓他感覺很是尷尬。尤其是她說這東西老貴了,也就是大狗子想吃,她去買了兩顆。這話說的,好像他一把年紀了,還要跟個孩子搶東西一樣。

    “好的,謝謝大叔,聽您這么一說,我這肚子都覺得餓了。這兒離那個云霧湖還有多遠,我們要去湖邊的活魚館吃片片魚,您老……知不知道?”王小東本來是想問老人那個地方的片片魚到底好不好吃,結果想到老人幾顆干果都舍不得買來吃,怎么可能去下館子。

    “知道,知道,就是出了這個灣子,再下去個兩公里就到了。”老人笑呵呵地回答道,兩只手控制著雙槳。

    這條河也就是他劃船劃得最遠,別人都是從這邊劃到另一邊。只是往下劃還可以,往上的話,那就比較費力氣了,也幸好他在河邊牽了一根很粗的繩子,借力使力,才能將穿劃回去。
精准了36码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