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都市言情 > 醫圣妙手 > 第340章 又要使陰招
    王軍還想說什么,錢局對著其他警員道:“還不將王某帶出去,簡直是丟我們市局的臉。”

    被帶出去的那一刻,王軍知道,要是讓張晨翻案,恐怕以后自己的前途就完了,在市局也待不下去了。

    王軍被帶走之后,接下來的審問比較順利。

    張晨又不傻,知道他們應該是自己這方運作的過來的人,所以將當天的一系列事情,一五一十的敘述出來。

    說的跟專案組了解的出入不大。

    “真的不是你做的?”

    張晨認真的點點頭:“我和那小子無冤無仇,干嘛殺他,動機呢?為了幾句口角,我已經打斷了他一條腿,氣已經出了。”

    “你去安樂居做什么?”孫某問。

    張晨回答:“佛爺邀請,說有要事相商,我想自己馬上就要去非洲了,而那個佛爺又是這個圈子的老大,擔心以后他找我保全公司的麻煩,所以才單刀赴會,準備化干戈為玉帛,卻沒想到那老東西包藏禍心。”

    “對了,你還有沒有其他證據,可以證明,視頻中的人不是你?”

    張晨搖頭:“視頻我只看過一眼,自然無法找出破綻,不過我相信,你們這些專業人士,一定可以的。”

    “哎。”孫某嘆息一聲,對著工作人員道:“先把他帶下去吧!”

    張晨被帶走之后,孫某和錢局互相商量:“老錢,你看這個張晨說的是實話嗎?”

    錢局想了下道:“應該錯不了,只要是正常人,就不會這樣做,前腳剛起矛盾,后腳就殺人。”

    “我也是這么認為,而且張家那邊已經發話了,要公平公正的解決,看來突破點還是在那些視頻上,找點這方面的專家,讓他們好好研究研究,看看能否找到漏洞。”

    而在另一邊,柳青也找到了柳陽家。也就是河東柳家這一脈。

    當柳青說出來意之后,柳陽的母親臉瞬間就黑了下來。

    “青,難道你弟弟的命,還不如一個朋友的感情重嗎?”

    柳青并沒有動怒,而是耐心勸解:“嬸子,話不能這么說,這次的事件疑點頗多,而且據我對張晨的了解,他絕對不會因為幾句口角,而半夜殺人,再說了,以他的精明就算是真的殺人,也不會留下絲毫線索的。”

    “你……你……按你的意思,這次要是沒有視頻證據,才是張晨動的手?”

    柳陽的母親更加憤怒:“實話告訴你,這次不但有視頻證據,還有證人,他張晨怎么也行不到,阿豪竟然沒死,他親眼目睹了這一切。”

    “或許對方,根本就故意留下的這個活口,來栽贓……”

    柳青還未說完,就被柳陽的母親打斷:“若是你來是為了吊唁你弟弟,我歡迎,要是給張晨開脫,那請你離開,我家雖然是柳家分支,但是卻絕對不會因為你的話而妥協。”

    “你這是明擺著被人利用,我叔呢?我去跟我叔說。”

    柳青不想跟這個溺愛兒子失去理智的夫人繼續交流了,開始找柳陽的父親。

    “陽兒他爸,已經去京城你們老柳家老宅了,這次若是你們偏幫外人,我們就脫離柳家,自立門戶。”

    聽了這話,柳青才知道為何爺爺會如此強硬。

    若是真的發生自立門戶時間,恐怕他們柳家真的就會分崩離析

    “哎,我相信事情很快就會水落石出,你們這樣堅持,只會成為笑柄。”柳青說完起身,不再多做停留。

    河東訓練總指揮的辦公室中。

    煉獄一臉的憤怒:“你們龍家在搞什么鬼?竟然因為我們否決了他們推薦的名額,竟然陷害張家小子,真是太讓人失望了。”

    修羅也在這個時候開口:“沒錯,這簡直和漢奸沒有區別,龍家那些小子,挨個數,那個能有張家小子的本事,能有張家小子的果斷,你看看這才訓練幾天,那些兔崽子,一個個功力大漲,就好像變了個人似得。”

    龍老看看憤憤不平的兩個老兄弟,道:“我本是脫離了龍家之人,本沒有資格去管龍家的事兒,但是卻不能眼睜睜的看著龍家在錯誤的道路上越走越遠,更不會眼睜睜的看著,國之棟梁被迫、害……”

    “好,那我們去要人。”修羅說完就準備帶人去警局。

    卻被龍老阻止:“要什么人,他們既然有所謂的證據,我們去了,不是跟他們一樣了,那樣不就是踐踏國法,只會讓龍家的某些人心中更加高興。”

    “那怎么做?”修羅有些傻眼,煉獄更是如此,看向龍老。

    “既然想給他們警告,那就玩個大的。”

    龍老說完眼中路出決絕:“找到他們誣陷張晨的證據,端掉安樂居,然后再想龍家發難,讓他們知道,無論是誰,多大背景,都不能玩弄法律的公證。”

    “這招好。”修羅和煉獄紛紛表示贊同。

    龍老心中暗道,龍家列祖列宗不要怪我,我這樣做也是為了避免龍家不知收斂,以后徹底走上覆滅之路。

    龍尊之前很得意,你張晨不是厲害嗎?搶我心愛的女人,頂替我龍家的名額。

    現在我讓你和柳家反目成仇,我讓你牢底坐穿。

    可是自從接到一系列電話之后,他很煩躁。

    甚至就連龍家一些人都來質問他,為什么要在這個節骨眼上招惹張晨。

    到最后,就連一直支持他的爺爺,都來勸他,及時收手,不要固執下去。

    這讓龍尊察覺到了苗頭不對,爺爺先前可是無條件支持自己的,現在竟然也來勸自己。

    可是這個計劃絕對萬無一失,證據確鑿,就算是老張家保住張晨,也絕對不可能把他從牢里救出,因為柳家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

    所以他并沒有收手,而是等待最終的審判,只要事情成為定局,任誰都無法翻轉。

    可是他卻不知道,這時候事情已經有了轉機。

    在無數次觀看了酒店視頻之后,黑客小美女趙夢蝶終于找到了視頻中的漏洞,那就是張晨本人和那個殺手之間的差別。

    雖然殺手極力模仿,但是還是露出了幾處破綻。

    第一處就是衣服,雖然兩件衣服極其相似,可是衣服后面的寫字母,卻完全不一樣。

    第二處,就是路出的手臂,張晨的手北趨于光滑,另一個則是滿是褶皺,更重要的是,那個手缺少半個手指,雖然走路的時候極力掩飾,還是被小丫頭放慢鏡頭給發現了。

    第三處就是走路的姿態和體型。

    雖然有些相似,但是將兩個畫面對比,那就完全不同了。

    第四處則是穿的鞋子,雖然款式啥都一樣,可是一個有破損,一個沒有。

    有了這四處證據,趙夢蝶異常興奮,對不遠處笑看她的趙老道:“三爺爺,你真厲害,竟然早就知道會有破綻。”

    “呵呵。”

    趙老笑了笑:“我這是常識,還是我家小公主厲害,你那是技術,這下你的板磚哥有救了,有了這個恩情,只要加把勁,他就跑不了,爺爺支持你。”

    “我就知道三爺爺對我最好了。”

    趙夢蝶一把抱住趙老,在他臉上親了一口。

    趙夢蝶本想將這些漏洞發給柳青的,可是想到她魅力太大,猶豫了一下,最終決定不給她,而是傳給了趙成龍。

    一輛專屬的紅旗轎車換換駛出青山別院,站崗的衛兵敬禮之后,紛紛疑惑,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竟然驚動了張老這個從來不出青山別院國之柱石。

    他們不清楚,就連張馨予都有些不解:“爺爺,既然我們已經動用力量去保護解救天弟了,為何您老還要親自前往龍家?”

    張老看著這個最喜歡的孫女,笑道:“我們張家沉寂太久了,二十年前那場紛爭,讓我們太過于被動了,以至于很多家族,以為我們張家只是擺設,今日我既是為小晨撐腰,又是告訴各大家族,我張家不是誰都能欺到頭上的。”

    張馨予好像第一次看到老爺子一樣,他怎么也沒想到,一輩子都尋求低調的老爺子,這次竟然會如此高調,更沒有想到,竟然直接和龍家扛上了。

    經過半小時,車子行駛入龍家老宅,外面戒備的武警,看到紅旗的車牌,沒有任何人敢阻攔,敬禮之后,趕緊通知里面的人,說張老爺子到了。

    “終于坐不住了嗎?”

    龍老臉上露出古怪的笑容,他等的就是這一刻,你張家小子殺人,你們竟然動用如此力量妨礙公證,這簡直就是對法律的踐踏。

    而對于這種人,往往會給高層留下,恃寵而驕、拉幫結派的印象。

    這樣的人,誰還會放心將精銳交到他們家族子孫的手上。

    而這也是他得到張晨殺人消息之后,馬上采取的行動,更是和柳家達成某種默契,同時幫孫兒頂住了一些家族的壓力。

    他一直就在等,張家出動,而現在魚兒終于上鉤了。

    所以他很客氣的讓管家將張老請進客廳,并親自跑場好茶招待。

    張老跟著管家進入客廳,龍老趕緊起身相迎,老遠就熱情的伸出雙手,說道:“老排長,是什么風把您給吹來了?你這不是折煞我嗎?有什么事給我打個電話,我過去就行了。”

    張老笑著和龍老雙手緊緊握在一起,一切盡在不嚴重,雙手松開,張老坐在沙發上,笑道:“什么折煞不折煞的,我們這些當年生死的老兄弟,如今是見一面少一面,趁著還能動,多見見。”

    想起當年的種種,龍老也是唏噓不已。

    這時候,張老開口:“所以說,我們這些老兄弟間,沒有必要拼個你死我活,天兒那件事兒,我覺得老龍你還是操之過急了。”

    “天兒怎了?老排長的話我有些聽不明白。”

    龍老開始裝糊涂了。

    “都是老兄弟,沒有必要如此,誰不知道安樂居背后是你龍家,我孫兒被你的家奴算計,要說和你龍家沒有關系,你覺得我會相信嗎?”

    張老不是一個喜歡繞彎子的人,直接點了出來。

    龍老卻呵呵一笑:“老排長,我不知道你從哪兒聽得風言風語,但是我今天要告訴你,安樂居和我龍家沒有任何關系,你孫兒的事兒,更與我們無關,最近我也聽說了,你孫兒是殺人,就算是在其他地方,貌似也要受到法律制裁。”

    說到這里,龍老的笑意更勝,張老卻并沒有反駁,而是靜靜傾聽,張馨予則是在一旁,皺起眉頭。

    龍老卻繼續道:“不過,既然老排長發話了,我倒是可以找人從中調和,幫你和柳家牽橋搭線,看看他家是否同意私了。”
精准了36码王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