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鈴兒嘆息一聲,道:“此琴真與這丫頭有緣呢。”

    “叮”的一聲,一聲琴聲回蕩在眾人的耳中,但卻好像擊打在眾人的心靈上一樣。隨即,優美的琴聲響徹草原,眾人皆是看著神態高雅的凌雪撫琴,就連劉啟都吃驚起來,這哪是那個沒心沒肺的傻丫頭?

    片刻之后,凌雪笑嘻嘻的坐在草地之上,但手中還撫摩著琴,琴為“嘆息”,一曲殺人曲就由此琴發出。凌雪突然間放聲笑了起來,劉啟幾人面面相覷,這明顯是瘋了。凌雪高興的喊了一聲“姐夫”,隨即就撲到劉啟的懷中,紅潤的嘴唇使勁的親吻著劉啟的臉頰,劉啟都被凌雪弄蒙了。

    凌雪笑嘻嘻的說道:“哎呀!姐夫你真好,嘻嘻,你讓我跟著你好不好?你肯定還會遇見法寶的,我不嫌棄法寶多的。”

    劉啟沒好氣的擦了擦自己的臉,道:“但是我嫌你是個累贅。”

    孟常等人皆是搖頭不語,白光乍現之時,凌雪就與此琴進行了“魂祭”,孟常雖然沒得到琴,但畢竟是宗門內得到了,也不在意什么。琴已有主,修士們紛紛離開,司徒家族也走了出去,但眾人依舊要尋找些法寶,畢竟各個家族此次下了極大的力氣,哪能空手而回?

    夜幕之下,眾人圍坐在篝火前,眾人皆在吃飯,只有凌雪在彈琴,此琴到手之后,沒有片刻的時間離手,就連“清心宗”眾人想觀看一眼,凌雪都不讓眾人看,凌雪現在不怕眾人,有妍瑤與劉啟當后盾,豈會害怕眾人?此時的韓千雪滿臉通紅,為何如此?孟常始終盯著她看,韓千雪羞澀的直抓著地面上的青草。

    水鈴兒怒目著孟常,道:“你看什么看?”

    孟常一怔,搖了搖頭,道:“我看這位姑娘十分面熟,好像在哪見過一樣?”

    劉啟一怔,道:“她是臨溪城韓家的千金,家破后被賣入奴村,后來就遇見我們了。”

    孟常再次一怔,道:“我說呢,她出生之時、十歲的生日我都前去了,難怪看得有幾分面熟。”

    韓千雪的眼神黯淡下來,韓家早已消失無蹤,往事再提又如何?

    劉啟點了點頭沒有說話,此時劉啟有些疑惑,平日里祁宏的嘴都不曾停止,哪知今日卻無比的安靜,劉啟問道:“你怎么了?為何今天不說話了?”

    齊恒不在意的說道:“你不用管他,受了些刺激而已,過些時日他自己就好了。”

    阮瑩玉柔美的外表,神態優雅的看著孟常,道:“你們還要深入?再往里走,可危險了許多。”

    孟常點了點頭,道:“此次的目的是來此探察蠻荒為何如此,自然要再深入一些。”

    了善念了一聲佛號,道:“我等也是如此。”

    水鈴兒此時卻搖了搖頭,道:“里面不是你們能走的,妖獸皆是第九層的,而且還成群結隊,若遇見一群,你們性命不保。”

    了善嘆息一聲,道:“不然又如何?蠻荒的秘密何時才能破解?”

    阮瑩玉搖了搖頭,道:“你們在此橫著走吧,若遇見危險也好逃避,聽說前面皆是平原,連躲避的地方都沒有,你們如何穿越過那片地方?”

    眾人嘆息一聲,紛紛搖頭不語,眾人如何不知道,憑此百人如何能探察清楚蠻荒,但不來又不行,宗門的安危都寄托在眾人的身上,眾人也無可奈何。

    凌雪停止撫琴,道:“師叔,我很厲害的,你不要小瞧我。”

    劉啟搖了搖頭,道:“那么多妖獸,我對付起來都費勁,何況你?你的琴還沒拿出來,估計你就被妖獸吃了。”

    凌雪氣道:“你說什么!師姐,他欺負我。”

    妍瑤對其笑了笑,隨即把凌雪給拉了下來,但卻沒有說些什么。

    劉啟搖了搖頭,這臭丫頭,法寶得到了就翻臉不認人。

    水鈴兒看著劉啟,對其拋了個媚眼,道:“我們已經浪費許久時間了,前方修士已經很少了,是否要加快些速度?”

    彭飛羽吃驚的看著劉啟,道:“小六兒,你還要進去?”

    劉啟點了點頭,道:“你也知道妍瑤身體不好,此次進入就是要尋找血液,本來上次之時已經遇見,奈何其威力太大,沒有取到而已。”

    孟常一怔,道:“你當真來此尋找鳳凰?”

    祁宏睜開雙眼,吃驚的說道:“上次你說你遇見鳳凰是真的?”

    劉啟看著祁宏,道:“當然,莫非你以為我在哄騙你?”

    祁宏瞪大了眼睛,道:“真有鳳凰阿?鳳凰什么樣的阿?多大?多高?好看么?厲害么?唉,你到是告訴我阿。”

    忽然間,水鈴兒站了起來,其眉宇緊皺,雙眼凝視著夜幕之下。眾人一怔,紛紛看向水鈴兒。

    水鈴兒喝道:“不好!那頭蛟龍來了,快跑!”

    劉啟一驚,道:“你們快跑,我們引開蛟龍。”

    彭飛羽道:“什么!小六兒,你不要命了。”

    阮瑩玉也喝道:“快走,羅嗦什么!一會兒一個也走不了了。”

    孟常看了一眼幾人,道:“師叔保重!”

    了善同樣如此,隨即眾人快速的破空而去,幾不愿意走的,立即被眾人拉走,夜幕之下,凌雪的聲音格外的凄慘,但聲音卻越來越小。夜幕之下,遠處只見有一道青光急速而來,龐大的蛟龍身邊,黑色的霧氣跟隨在其身邊,蛟龍怒吼的聲音不斷的傳了出來。

    劉啟一怔,手中快速的掐著法訣,頭發長的“七星鑒”再次閃爍起來,夜幕之下,北斗七星再次閃爍起來,一道有如實質的光芒照射下來,劉啟等人的身前立即出現一層深藍色的光芒,劉啟再次一掐法訣,眾人憑空而起,快速的向前方遁去。蛟龍一怔,方向一變,立即去追趕劉啟等人。

    方馨菲泣聲說道:“主人,它追來了!”

    妍瑤也站了起來,手中的“奔雷神劍”也取了出來,長劍霍然刺天,一道道跳躍的電弧出現在長劍之上,劉啟懷中的小麒麟、金老大等龍也紛紛鉆了出來,一個個皆是瞪著遠處的蛟龍。

    妍瑤剛要打擊蛟龍,卻被水鈴兒阻止了下來,妍瑤疑惑的看著水鈴兒,道:“怎么了。”

    夜幕之下,兩道光芒極其的耀眼,蛟龍的身體上皆是青光,劉啟等人在一處深藍色的光罩之中,夜幕之下,蛟龍追趕著眾人,其嘴中發出一聲聲的龍吟聲,但顯然有幾分憤怒。兩個燈籠大的眼睛也盯著水鈴兒,水鈴兒的背后依舊背著“梭羅法杖”,拳頭大的鉆石格外的耀眼,蛟龍正看著此柄法杖。

    水鈴兒皺著眉頭,道:“它很憤怒、狂暴,還是不要招惹它好。”

    劉啟回頭看了一眼緊隨其后的蛟龍,道:“如此跑,不多時就會被其追趕上了。”

    阮瑩玉看了看四周,道:“下面皆是山脈,我們進入其中躲避。”

    劉啟一怔,隨即看向身下連綿不絕的山脈,隨即方向一變就沖了出去。蛟龍怒吼一聲,隨即快速的追趕過去,四個強壯的四肢下,皆有淡淡的霧氣,蛟龍四肢一踏,龐大的身體就向下沖去。

    眨眼的時間,劉啟等人就沖入山脈之中,山脈上皆是參天的古樹,一根根一人高的雜草在此生長著,已經不知道多久沒有人來此走動過來。劉啟立即收回“七星鑒”的光芒,隨即抱著韓千雪就沖了出去,水鈴兒同樣抱住方馨菲,幾人紛紛沖入雜草之中,雜草內只能看見流動痕跡以及紗紗聲。

    蛟龍眨眼的時間就沖入山脈之中,絲毫不理會周圍的參天古樹,蛟龍蠻橫的撞斷古樹,快速的往前飛著。蛟龍如何不怒?自己睡覺期間,守護的法寶卻不翼而飛了,隨即就尋找起來,哪知道碰巧遇見劉啟等人,水鈴兒還背著法杖,蛟龍如何能放過眾人?

    忽然間,蛟龍再次沖入高空,劉啟等人消失無蹤,憤怒的蛟龍在山脈上不斷的盤旋,兩個燈籠大的眼睛也盯著身下的山脈,但眾人也已經消失,憤怒的蛟龍在山脈上橫沖直撞起來,山峰之上的樹干紛紛斷裂,山脈之中不斷的發出爆炸聲音,憤怒的蛟龍肆虐的毀壞著山脈。

    此時,一處不大的山洞之中,劉啟等人全部縮在其中,如此情況之下,劉啟都沒有舍棄木桶之中的東西,方馨菲與韓千雪早已顫抖起來,熟睡中的蛟龍本就很可怕,哪知道憤怒的蛟龍更令人生畏。

    妍瑤看著水鈴兒輕聲說道:“它好像在尋找法杖。”

    阮瑩玉點了點頭,道:“畢竟此法杖是它守護的東西,它自然要尋找了。”

    水鈴兒沒好氣的說道:“那我把法杖給它?反正我無所謂的。”

    此時,山洞之中依舊可以聽見“轟隆…轟隆”的聲音,蛟龍依舊肆虐著山脈,夜幕之下的山脈,不斷的發出震耳欲聾的爆炸聲。

    劉啟低聲說道:“什么時候了還說話?不怕被蛟龍發現?”

    幾人紛紛沉默下來,但山洞之中的爆炸聲卻沒有停止,漆黑的山洞什么也看不清楚,但隱約的卻有斷斷續續的哭泣聲傳出。~

    日月交替,清晨的陽光已經照射到山脈之中,山脈內皆是濃密的霧氣,山脈此時也平靜了下來,但整個山脈皆是殘破不堪,古樹早已斷了不知多少,山石不知滾落下來多少,只有雜草依舊在倔強的生存著。

    山洞之中,借著陽光的照射,劉啟等人看清山洞,山洞不足五丈深、不足兩丈寬,整個山洞皆是坑坑洼洼的,好像被人開鑿過一樣。此時的劉啟等人,早已進入洞里,清晨一亮,劉啟就看見蛟龍依舊盤旋在山脈的上空,法杖蛟龍勢在必得,一聲聲龍吟聲回蕩在山脈之中,整個山脈都是安靜無比。

    劉啟此時沖著妍瑤無奈的搖了搖頭,道:“此頭蛟龍太難對付,而且已經狂暴起來。”劉啟停頓一下,笑著說道:“好在我們是取血,不是要抓捕鳳凰,不然還真沒把握。”

    妍瑤清秀的臉龐皺起眉頭,道:“可傷了鳳凰,鳳凰要是…”

    水鈴兒低聲罵道:“什么時候了,還說這些無關痛癢的話?此次若躲避不過蛟龍,別說鳳凰,我們就在九幽地獄之中相遇吧。”

    阮瑩玉呸呸呸三聲,道:“亂說什么!”

    此時的韓千雪卻跪坐在地面之上,但卻面對著墻壁,墻壁之上有一快凸起的石頭特別的明顯,韓千雪就在觀察此塊石頭。劉啟自然注意到韓千雪,此時也挪到韓千雪的背后,也盯著墻壁看了起來。

    劉啟疑惑的問道:“你看什么呢?”

    韓千雪臉色稍紅,輕聲說道:“主人,此塊石頭好特別。”

    幾人一怔,紛紛挪了過去觀看,此快石頭只是突出一點,雖然經過歲月的摧殘,但開鑿的痕跡還隱約可以看見。水鈴兒不耐煩的摁了下去,“喀嚓…喀嚓”的聲音不斷的傳了出來,劉啟等人瞬間戒備起來,也來不及埋怨水鈴兒了。忽然間,山洞之中出現陰深的氣息,眾人對面的墻壁卻慢慢的升了起來,眾人皆面面相覷,不知道何人會在此地弄個機關出來。

    劉啟隨即看向阮瑩玉,道:“師娘,進去么?”

    通道之中漆黑一片,難聞的味道全部涌了出來,阮瑩玉也不知道如何是好。里面如何無人知道,但外面如何眾人卻是知道,憤怒的蛟龍正在等著眾人,在此用不了多久就會被其發現,到時候同樣很危險。

    忽然間,一道響徹云霄的龍吟聲發出,幾人紛紛一怔,也顧不得此地如何了,劉啟抓著木桶就率先沖了進來,幾女紛紛跟隨進入其中。隨著水鈴兒剛剛跑了進來,石壁轟然而落,山洞之中瞬間崩塌起來,蛟龍巨大的身體立即撞入山洞之中,但石門卻毫發無損。

    山洞內的劉啟等人自然不知道外面的事情,此時劉啟拉著妍瑤,本想開啟“七星鑒”保護眾人,奈何“七星鑒”在此開啟不了,劉啟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好拿著“玄芒神劍”往前走著。山洞之中不高,不足兩丈,寬也不過兩丈,山洞內漆黑無比,不知道蔓延到哪,但眾人卻感覺到,此地是通向山底的,幾人沒有辦法,只好繼續往前走去。

    阮瑩玉撫摩著凹凸不墻壁,皺著眉頭說道:“誰人會在此挖一條如此大的山洞?”

    劉啟不在意的說道:“此種事情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已經躲避過那頭蛟龍了。”

    妍瑤清秀的臉龐也皺起眉頭,道:“可此地很怪,是向下的。”

    忽然間,“喀嚓”一聲,劉啟一怔,只見自己的腳下已經踩下去一塊凸起的石塊,劉啟怔怔的看著自己的腳下。忽然間,眾人的身后發出“喀嚓…喀嚓”的聲音,只見墻壁的底部紛紛出現一道裂痕,地面上的道路紛紛向兩邊墻壁處的裂痕涌去,暴露出來的地方,底下赫然是漆黑一片。
精准了36码王中王